txt下载

魔染梦土

第一章风翔万里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都兰山脉由东向西连绵起伏足足有几千里横亘在大6的中部成为人类和兽人之间的天然屏障。 在这几千里中它时而高耸时而低缓时而怪石悬崖时而丘陵遍布。在山里充满着各种各样的奇异的植物和原始的森林各种各样叫不出名字的野兽这里是危险和陷阱的代名词单独的人是无法在这里生存的而且也找不到任何人的痕迹。 这里完全还是最原始的自然状态。 此刻兰斯站在一个小小的山坡顶上坐着一块巨大而平坦的山石一面喘息一面观察的四周的情况。 从山坡往下看四周全部是连绵的群山再近一点的地方各种各样的灌木乔木以及草丛挡住了兰斯观察的目光即便有人在这些植物中穿行也无法看见。但是兰斯可以通过周围宿鸟的惊飞树木的摇动推测出危险的来临。 不过兰斯主要依靠的还是自己的感应能力。任何人出现在他身边一百丈之内的范围都无法逃过他的感应。 在确定了暂时没有追兵的时候兰斯这才放松下来低头望着自己不由苦笑。 兰斯从来没有这样狼狈过:身上的衣衫完全破烂上面沾满了血迹泥土。这些血迹和泥土并不是一次的结果造成的是很多次的反反复复地血迹和泥土的沾染最终形成的一种看起来很让人恶心的黑褐色。他的身上充满着各种各样的伤口:手上肩上胸上背上。最让人触目惊心的一道伤口是在他的左肩血肉淋漓隐隐的可以看到肩骨 兰斯手中仍然握着一柄长剑不过看那长剑上纵横犬牙交错的缺口说是一柄长剑不如说是一根铁棍。 兰斯将身上的伤口略做处理喘息了几口气开始盘膝坐在地上准备进入冥想状态。“只要给我两个时辰我就可以恢复体力伤口虽然不致于全好但至少也不是毫无反击之力。” 从兰斯离开东方联盟的那一天起兰斯就处在被追杀的危险境地。 一开始追杀他的是几十个黑暗魔法师还有几十个黑衣人也就是曾经神秘地出现在东方联盟的那一群来历不明的黑衣人。在后来兰斯有一次偷听到他们的谈话知道他们自称为护教亲军相信和黑暗圣教又脱不了干系。 兰斯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自己的确得罪过黑暗圣教至少在围城之战中挫败了他们的阴谋后来又在白石城使他们失去了进攻东方联盟的良机。但是双方并没有个人恩怨按理讲兰斯离开东方联盟之后一切就已经结束为什么兰斯仍然会遭受如此激烈和持续的袭击呢? 兰斯本来准备前往明珠国的路线是穿越流风王朝直接抵达明珠国但是由于受到了追杀兰斯在慌不择路之中只好逃入了都兰山中。 追击的敌人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而是越聚越多。在最近一次接触之中已经有上百人。而且追捕的人的级别越来越高在兰斯身上留下的伤也就越来越重。 尽管兰斯每一次都能够侥幸地逃出围捕的人手中但是奇怪的是这些追捕的黑暗法师和护教亲军却总能够及时地再一次找到兰斯就象附骨之蛆一样一时逃脱但是却无法永远摆脱。 最长的一次兰斯曾经将在他后面追杀的人摆脱了六天七夜之多兰斯以为他已经彻底地摆脱了敌人的追袭但是第七天的清晨兰斯现他再一次陷入了包围之中。 这个追杀与逃跑的游戏似乎永远都没有停止的那一天。兰斯绝望的想道。 这种无休无止的追捕似乎只能以兰斯的死亡为彻底地结束。 这是对于兰斯的意志和忍耐力的巨大的考验。整整三个多月每时每刻都处在死亡的阴影下生存每一时刻都可能会遭遇一场生与死的战斗。 不过这一切都不是最难熬的最难熬的还是看不到事情结束的尽头。仿佛这些追杀的人也有着顽强和坚决的决心任兰斯逃到天涯海角也终究会把兰斯找出来。 尽管这很短的三个月对兰斯而言足足有几世几劫那么长。 不过在所有的不幸之外兰斯唯一可以庆幸的是在这场追与逃的游戏之中他正在迅地成长蜕变精神力和战技也在迅的提高个性和观念也在生的变化。 长期的逃亡生活得不到充足的休息睡眠和饮食他看起来又黑又瘦身体却在迅的长高。 他的气质变得非常的冷静那种从内心透出来的冷静那是一种在生与死之间屡次经过考验之后才磨炼出来的的气质。而当他手中握着剑面对敌人的时候所表现出的冷酷和气势再也看不出初出茅庐的兰斯那稚嫩的表现。现在兰斯已经褪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在血与火的考验之中成长。 休息了一段时间之后兰斯睁开眼睛身上的小伤口都在迅地恢复之中肩头的伤口那剧烈的疼痛也开始缓和起来。 兰斯伸手检查身上的伤口的痊愈程度口中喃喃地自语道:“真是奇怪这些护教亲军的军刀造成的伤口有着非常奇怪的毒力比我的伤口的正常恢复度要多花数倍的时间。” 兰斯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伤口的流血和快奔跑所出的汗水使他的身体现在急需水的滋润。 兰斯敏锐的耳朵辨别着风中从远处传来的声音。听到了一丝微弱的水流的声音。 兰斯明亮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兴奋辨别着水声传来的方向通过茂密的灌木转过一个弯那水声更加响亮但却不似溪流的哗哗声而是有如万马奔腾一样震天的声音。 再转过一个山脚兰斯看到了自己的面前是一条湍急但是并不是很宽的河流在河流的下方出现了一个高高的断崖足足有十数丈之高河水倾泻而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瀑布这也就是刚才兰斯听到的水声的来源。 兰斯扑上前去象饮牛一般的狂喝几十口水这才出一声叹息抬起头来。看着眼前清澈的河水兰斯觉得自己真的浑身都痒了起来。 有多少天没有洗澡了? 兰斯已经记不起来了。也许应该换一个问法:自从被追杀的那一天起有没有洗过澡呢? 想到这里那种想要跳进去洗掉身上的灰垢的念头就更加遏止不住不过兰斯还是非常谨慎地先抬头观察一下地势确定追兵还没有追上来这才快地脱下了身上的破烂的衣服跳进了河水中。 兰斯小心的不去碰大的伤口把身上的泥洗的干干净净这才出一声满足地叹息爬上岸来。从他背后的包袱之中找出了一套崭新的干干净净的衣服穿在身上。 这是在一个月以来第一次换衣服。兰斯穿着干净整洁的衣服一种还嗅到衣服上那清新的香气有一种飘飘然简直到了天上的感觉。 兰斯躺在岸边的一块岩石上觉得浑身酸软一个小指头都不想动。 不知道是由于心灵的警觉还是耳边传来的风中细微的惊鸟扑翅和鸣叫声兰斯突然站起眼中神光毕露注视着周围的情况。 不过兰斯心中并不慌张他选择这个地方休息的时候心中已经有所计较。他现在已经习惯任何休息的地方都会为自己留一条后路绝对不会在一个没有任何可以让自己迅逃跑的地方停留。 现在他所休息的这个地方往下十几丈之外就是那个有十丈落差的瀑布万一的时候他可以顺着瀑布滑到瀑布底下的水潭之中。当然不到最后时刻兰斯是不愿意做这种选择兰斯的心中此刻万分的珍惜自己这干净整洁的衣服。而且从这里跳下去如果万一下面的水潭不够深无法缓解从高处跳下来的冲力那么就会非死即伤。 “出来吧蹲在树后面时间长了会腰背酸痛的。”兰斯懒洋洋地叫道。 在兰斯前方几十丈外的灌木丛中十几个人缓缓地站了起来走到兰斯的面前。走在最中间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身上穿着华丽的骑士服腰间配著装饰精美的长刀相貌英俊气宇不凡。脸上露着和气的亲切的笑容但是那微微上翘的嘴角和挺起的胸膛笔直身形使他整个人显得说不出的自信。 这是一个让人一见就产生好感的人。 他在兰斯面前站定说道:“兰斯公子果然高明。” 兰斯看到他不由得微微怔了一怔尽管这几个月来在追与逃的过程中兰斯和追杀他的人已经有了多次的接触知道这些人或者都是穿得魔法师袍的黑暗魔法师或者是手持长刀的护教亲军的军官但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却从来没有见过。而他的身份看起来却要比其他的人都高。 那年轻人脸上露着和煦的微笑非常礼貌地向兰斯行了一礼继续说道:“先让我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做风翔取的是风翔万里的意思。这一次波顿主教和武旗副将奉命捉拿兰斯公子耗时数月前前后后损失了将近七八十名人手仍然一无所获所以教宗大人派我来接替他们的指挥工作并且带来了更多的人手。” 兰斯看了看向左边的花白胡子的魔法师和右边的威武雄壮的战士这才知道原来追杀他的领竟然是这两个人:波顿主教武旗副将。 风翔微笑着扬了扬下巴用赞叹的口气说道:“这次我带来了四百人全部是精选的护教亲军的高手和黑暗圣教的中级魔法师加上前后所动用的所有人手总共已经有近千人为了围捕兰斯公子一人而出动上千人这种行动可算得上是罕见了吧?足见兰斯公子足智多谋令人不可小看。” 兰斯微笑道:“那我是不是应该受宠若惊?”心中却在想:“为什么他不动进攻而要在这里跟我东拉西扯地难道是为了拖延时间?” “不敢当。”风翔背着手长声笑道:“我天生作事喜欢按部就班循序渐进。在兰斯公子授之前兰斯公子如果有什么疑问可以现在提出来风翔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如果兰斯公子现在不问过一会儿——”说到这里风翔拖长声音悠悠地说道:“我恐怕兰斯公子就没有机会再问了。” 兰斯似乎完全听不出风翔语气中所暗示的意思:风翔有十足的把握兰斯无法逃走。反而面带笑容地说道:“那真是太好了。请问风翔大人我和你们黑暗圣教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为让你们以这样大的阵容来追杀我至此方休。难道就是为了东方联盟的过节?” 风翔略带歉意地诚恳地望着兰斯说道:“真是抱歉得很。兰斯公子虽然在东方联盟和我们黑暗圣教小有恩怨但是原本这种小事情也不值一提。我们追杀兰斯公子完全是因为另一件事。” 兰斯哼了一声等待风翔继续说下去。 “兰斯公子大概不知道我们黑暗圣教最早起源于光明王朝尚未立国之前比现在盛行的创世圣教起源还要早但是在亡灵战争之后由于亡灵系魔法是最早由我们黑暗魔法分化出来的因此我们黑暗圣教被群起而攻之到了差一点就要灭教的境地。幸亏教宗大人天纵英才足智多谋采取了休养生息的办法以流风王国为基地在暗中展自己的教友经过了这近百年的休养生息才终于又恢复了元气。” 兰斯现在开始觉得风翔说他自己喜欢按部就班循序渐进看来确实有理由。看他这样慢条斯理的说了这么长一段话却还没有触及到为什么追杀兰斯的一个字的确是说话够罗嗦。 但是风翔看起来却非常欣赏他的说话方式:“我们黑暗圣教每一位教宗在临死之前都会在我们的圣教祖训上留下一段训示就类似于你们所说的预言。第七代教宗曾经留下了预言说在未来会出现一个会影响到我们黑暗圣教的续存的人物他不惧怕任何的黑暗和元素魔法甚至即使是黑暗魔族在他面前也不堪一击。他在遗训上注明如果有一天这个人真的出现有两个选择一个选择让他成为我们黑暗圣教的信徒否则就一定要杀死他。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以免他威胁到我们黑暗圣教的存在。” 兰斯听到这里模模糊糊的仿佛找到了什么原因但是又不是很清楚。 风翔望着兰斯眼中闪烁着变幻莫测的眼神:“当我们现有两个黑暗魔族形神俱灭的时候我们就知道那个人已经出现了。但是他究竟是谁呢?鹰扬那个傻瓜竟然没有觉察出事情的严重性畏惧责罚隐瞒实情没有及时向我们报告。等到我们确定杀死两个黑暗魔族的人就是你已经是东方联盟的决战时刻才让你逃过一劫。” 兰斯恍然大悟:“我明白了” 兰斯想起在红龙城的红龙之约的那个晚上兰斯和水无痕在一起曾经碰到一群黑暗魔法师在一起商量如何去刺杀他想来在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了对兰斯的追杀行动。 风翔微笑着望着兰斯表情犹如春风一般温暖但是目光中透露着一次寒冷却泄露了他内心的真正的情绪:“教宗大人说的果然不错你的出现果然威胁到我们的存在。如果能够早一点知道你的身份我们在东方联盟的计划就会有完全不同的结果。” 兰斯望着风翔的目光心中一寒风翔这样坦诚地毫无保留地告诉自己一切正是说明了他有十足的把握不会让自己活着离开。那么风翔到底有什么杀手锏呢? 兰斯一面心中快的思考一面随口问道:“我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总能够找到我的行踪、不管我走到哪里你们都会追上来?” “很简单”风翔淡淡地说道:“先在我们所带来的人手当中有寻踪觅迹的专家可以根据你留下的痕迹进行跟踪在近距离我知道你能够感觉到我们的存在但是你大概不知道像我波顿大主教也同样能够感到你的存在。这就好像两种极端相反的力量比如说水和火他们相互排斥也相互吸引。” 兰斯心中恍然在被追杀的过程当中兰斯想过了多种多样的反击的方法想要将追捕他的人击溃一劳永逸。但是每一次仿佛他们事先就知道每一次兰斯反过来对他们进行突袭的时候通常的结果往往是面对早有准备的密集的攻击。 尝试过几次之后兰斯就再也不敢冒这种风险了。 不过兰斯心中还一直对此迷惑不已。 “单凭着这两种手段恐怕并不能够一直掌握着我的行踪。”兰斯故做不信的反问说道。兰斯这样问不是没有原因的寻踪觅迹不外乎追查兰斯所留下的痕迹气味血迹但是像这种痕迹是有很大的时效性的自己曾经有数次狂奔一日一夜因此至少会与他们拉开一两日的距离如果凭着寻踪觅迹就能够找到自己未免也太神奇了。 “不错”风翔赞许的点了点头说道:“如果和你拉开的距离太远还有最后一着。波顿主教可以根据和你的精神感应在入定之后施展黑暗指引魔法搜查你的去向不过这种魔法大大的消耗精神能量所以除非不得已很少使用。” 兰斯向波顿主教望了一眼眼神中透露出他的心中似乎在转着什么念头。 风翔失笑道:“兰斯公子此刻一定在想如果能够杀死波顿主教以后就会摆脱我们的追踪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因为你已经陷入了我的天罗地网再也不会有这种机会了。否则我也不会把这些秘密告诉你。” 兰斯仿佛没有听到风翔的话说道:“好了我的疑问风翔大人已经帮我解答现在我要走了。大家请留步。” 说完作出了一个向后撤步的姿势。 “你不想问一问你身后瀑布下面的水潭有多深吗?”风翔突然问。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地球要凉怎么办

    最新章节:暂无
    数十次T病毒爆发数百颗核弹进入引爆倒计时天灾瘟疫锅的柴火已经冒出了火星虫群信号发生器即将充能完毕太阳君正在认真考虑氦闪的可行性弃天帝早已对人心的污秽忍无可忍……地球兄,你还好吗?一定要坚强啊!...

    天四09-11 连载中

  • 我能看到世界属性

    最新章节:暂无
    旧世界的阴影,新时代的浪潮。光阴和黑暗,混沌与黎明……在机械和巫术的世界中交替出现!可这跟我穿越者有什么关系!!肖恩只是觉得在自己眼前整个世界都如游戏般看的清清楚楚。所有的属性,所有的时间,所有的……呃……好感度。这是一个贵族奋斗的故事(一个在NPC中有着玩家属性的故事)...

    绝·影09-16 连载中

  • 战星录

    最新章节:暂无
    斩青龙、斗冥府、打穿十八层地狱;屠奸逆、踏天行、挑战诸神权威!石九带着血海深仇,踏上了一条曲折莫测的探寻之路,可是当一层层的迷雾揭开,真相让所有人不寒而栗!战星的世界注定不需要弱者,让我们一起劈星斩月、踏歌而行!...

    石九郎09-11 连载中

  • 魔炮特种兵

    最新章节:6运输问题(2)
    这是一个被穿越者改变了的世界,科技与魔法并存,魔法成为了另一种科技。这是一个依然产生着穿越者故事的世界,而今天一名GDI的特种兵,来到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并不安全,看似稳定祥和的现代社会的背面,是无数这个世界曾经的主人,妄图将世界带入黑暗的阴谋,是国与国之间的博弈……当穿越者不是天之骄子,不是独一无二的神选者,只是世界上芸芸众生之中普通一人的时候,当穿越者的集体,足以影响一个世界的发展的时候——一场混杂着友情与冒险,血泪与欢笑的故事,就此展开————————————书友群(此本书连同旧书):71061524,欢迎同好前.....

    尼克尔·浩劫09-14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