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每当有妖孽出现的时候,天空总是会出现异象! 晴冷的天气,按说不可能乌云密布,因为这是属于六月的特色。但是现在确实天象异样! 凡事反常,则为异! 据说,魔门有一名无上神功,是为道心种魔,如果将此功法修练至大成,将有鬼神莫测的神通。 现在,宋凌云和十三武僧就仿佛至身于第十八层地狱之间,阴风笼罩,身边鬼物妖孽横行,眼中望出的是一片红蒙蒙的世界,晃如在十八层地狱之外,是那更血腥恐怖的修罗战场! “你终于出现了?”宋凌云心道。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回答宋凌云的不再是那熟悉的银铃般的笑声。 “很早以前?”宋凌云道。 “为什么不先下手呢?”冷淡的女声,没有了亲切的依恋,独留下上位者的冷然。 “不需要!”宋凌云淡淡道。 “那么多年了,既便忘记了一切,却还是独独忘不了你那目空一切的高傲!”怆然的感慨声,就如一个暮年的老人,对熟悉人的感叹。 “你很了解我?”宋凌云道。 “了解,恐怕已经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的了!”女声似乎有些惆怅。 “难怪我会对你有一种莫名的熟悉之感。”宋凌云释疑道。 “是啊!其实世上最了解自已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女声的语气带着看透世事的厌倦。 “敌人吗?”宋凌云道。 回答宋凌云的是一声叹息,“看来你真的什么都没有记起来?曾经的人间界最强地剑神,居然到现在都没有觉醒?” “不觉醒又如何,只要我还是我就可以了?”自从选择了坚定的剑心之后,宋凌云就没想过再去动摇过,记不起过去又如何?不管曾经是辉煌还是衰败,我只要坦然活在现在就可以了。首发 “不错!回不到过去,记起来又能有什么用呢?只不过是白白增加痛苦而已。”女声自嘲的大笑。“上有横刀纵剑傲视三界,中有鬼才丹鼎谋六道,下有佛宗定乾坤!此四人不灭,人间界永不落!前世没能分出胜负,那就让那一场战斗延续到现在吧!没有了横刀,没有了丹鼎,看看我能不能拿下最高傲的纵剑吧!记住了。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我都只叫紫衣,魔帝萧紫衣。” “你是魔帝?那个梦中的魔帝?”宋凌云虽然没有觉醒,但是那个真实的梦境,已经无数次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对,我就是魔帝,你们谁也不会想到,魔界至尊会是一名女,就算丹鼎号称天下第一聪明人,也绝对猜不对一代魔帝会是一名女。”萧紫衣冷笑道。 “不管过去是真是假。不管你是不是魔帝,我是不是纵剑,都已经不再重要……” “你当然无所谓,过去是剑神,现在还是剑神,过去是至强地存在,现在依然是至强的存在,但是我不甘心,凭什么我们就要在那个没有光明的世界,没有温暖的世界。没有灵气的世界。还不是因为当年的战败,这个世界永远是以实力为尊的,一切都是由胜利者来书写。就算一切都不存在了,我也要向自已证明,我可以嬴的。” 随着萧紫衣偏执的话语,整个天空黑色的云雾翻滚。一只如山岳般硕大地拳头从天而降,那已然不是人力可以抵抗的了,“真是可笑啊。转世佛宗居然和转世剑神成了对手。” “轰!”宋凌云和昙宗齐齐吐了一口血,其余十二武僧已经暂时将力量借给了昙宗,所以说现在的战场已经变成了三个人的战斗。 “好可怕的精神攻击,道心种魔**,不愧为魔门第一功法。”本来佛法是最重精神修为的,奈何作为最强的护法武僧,精神修为反而成了他的缺陷。 昙宗的佛界是**修炼至极限所悟。可以说是佛家不死不灭立地成佛最真实的写照。宋凌云地武境则是精神和**的完美的统一,乃是剑法通神以身逆天地最高法则。而萧紫衣展现的就是最纯粹的精神攻击,那是如妖魔般的疯狂信念,谓之为魔圈。 在那犹如实质攻击般地巨大无比的魔拳重击下,有些力竭的宋凌云和昙宗不得不全力采取守势,昙宗双手合十,十三根比精钢还坚固地木棍,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佛家字,悬在昙宗的头顶,泛出金色光茫,萧紫衣的黑色魔拳击在金色的万字印上,将巨大的字击的往下一沉,终未能给昙宗造成更大地伤害。 宋凌云也将**地下地长剑悬于头顶,周身剑气勃发,形成锐利无比的银色剑芒,亦有效地阻止了黑色魔拳的攻击。 “果然不愧是最强的剑和最强的佛,就是不知道如今你们还能支撑多久呢?”萧紫衣的声音飘飘渺渺,带着强烈的暗示作用,心志不是坚如磐石之人,根本无法继续支撑下去。 “你不应该这么早出手的!”宋凌云道。 “你错了,我要的不是两具尸体?”萧紫衣淡淡道。 “那你要什么?”宋凌云不解道。 “臣服!” “你太自信了,凭什么呢?”宋凌云嘲弄道。 “不,太自信的是你!”萧紫衣道。 “我?”宋凌云不认为。 “你很早就知道我不可能是你的朋友,但是你从来想过要在我没有强大起来之时,对付我。你明知道有最后的猎人在等待着,但是你还是选择和十三武僧全力一战。你永远是那么自信,自信到不会去选择妥协。”萧紫衣道。 “你既然如此了解我,应该知道我是不可能臣服的。”宋凌云道。 “等待了那么多年的战斗,如果选择那么容易的胜利方式,那么就太对不起这万万年的损失了。”萧紫衣道。 “但是你选择了一种根本不可能胜利的方式。”宋凌云道。 “那么就只能先生擒你了!”萧紫衣道。 “就凭这种程度的道心种魔**吗?”宋凌云傲然道。 “那你说,我要是现在攻击李世民呢?”萧紫衣忽然笑道。 昙宗猛然变色,李世民绝对经不起这种程度的魔拳。 “轰!” 随着萧紫衣话落,昙宗闪到了李世民的身边,金色的万字也同时将李世民笼罩其中。 萧紫衣没有去管昙宗的离去,而是将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向宋凌云攻去,没有了昙宗的分担,宋凌云在全力承受了黑色魔拳之后,周身的银芒顿时黯淡了不少。 “如果这样还不够,那么现在呢?” 萧紫衣说话间,黑色的云雾突然散开,从黑色云雾中呈现出一抹红色的身影,赫然是董淑妮的身影,只不过此时的董淑妮,浑身被魔焰包裹,双眼透着凛烈的红芒。 “道心种魔**,果然是一门神奇无比的魔功,居然不需入神级,就可使用分神之术。只不过这样还不够!”宋凌云虽然脸色略有凝重,但是还不至于让他失态。 “那么要是再加上石青旋的性命呢?” “如果如此,那么我就更不可能投降了!”宋凌云脸色略变,冷哼道。 “那么再加上昙宗的攻击呢?” 随着萧紫衣的传音,一座巨大的金印向宋凌云迎面攻来。 宋凌云终于完全色变,悬于头顶的长剑,横到胸前,双手掌心瀑出闪亮无比的刺眼银芒,猛然向长剑合去。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剑碎之后,是无尽剑气,横流。 宋凌云周身破裂,鲜血四射,虽然不是第一次受伤,却绝对是至今为止,最狼狈的一次。 董淑妮早已被横流撞晕,昙宗猛然喷出一大血,委顿于地。 而远在千里之外人,某个地下室内,一名艳丽无双的少女,亦猛然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好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少女说完,又吐了一口鲜血。 “陛下!你……”一名全身躲藏在黑色斗篷中,看不到容貌的男担心道。 “我没事!没想到作为护法斗佛的昙宗亦有如此精神修为,如果不是刚刚用李世民让他心神有短暂的失神,恐怕连一息都控制不住他。”萧紫衣摆摆手道。 “那么接下来……”男欲言又止道。 “一切照计划行事!”紫衣道 “是”男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地下室中。 “爹!女儿很快就可以帮你报仇!”女声悠然自语,却不禁间落下泪来。